商業空間設計

關於部落格
商業空間設計
  • 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多起出租車停運部分的哥“跳槽”

  近日,全國接連發生多起出租車停運事件。4日,沈陽市約70輛出租車聚集,反映取消燃油附加費、“黑車”泛濫、“專車”搶占市場等影響收入問題。   “祥子”為何頻頻“不拉活兒”?記者調查發現,“專車”“黑車”不過是導火索,常年居高不下的“份子錢”和行業壟斷問題,才是亟待動刀的行業痼疾。   黑車搶資源專車占資源   近日,全國接連發生多起出租車停運事件,縱覽“的哥”反映的問題,大多與燃油費調整、調價方案和黑車、“專車”有關。以沈陽為例,有司機表示目前上千輛“黑車”搶生意,“滴滴專車”也有近千輛,一些“的哥”的月收入從5000元降到現在的3000元。   據瞭解,“專車”大多是20萬元以上的中高檔汽車,車內配有免費充電器、飲品等,司機提供全套商務禮儀服務,受到很多乘客歡迎。一些出租車司機表示,乘客沒看到其中的安全隱患。“專車”運營者很多沒有取得客運出租汽車經營資格證等,一旦產生糾紛和危險可能會投訴無門。   出租車司機李師傅告訴記者,自己花21萬元從公司買了輛中華車,每月交了2000元“份子錢”後,到手勉強3000元。每年還要支付各種保險、使用費、維修檢查費。“6年想回本都難。”多名司機表示,每月一半以上收入都貢獻給了“份子錢”。   的哥坦承為多賺錢繞路   與“份子錢”一同飆漲的,還有出租車牌照價格。上世紀80年代開始,浙江溫州出租車運營證實施投標拍賣,價格從20萬元到126萬元一路走高;山東價值四五萬元的出租車,經營權的轉讓費已達最高50萬元。這些高昂的車標費,都被轉移到了無議價能力的“的哥”身上。司機坦言,為了多拉活兒賺錢,明知“繞路”“拼客”“拒載”會讓乘客不滿,“也得厚著臉皮這麼乾”。   一位出租車公司管理者坦言,與“駱駝祥子”般   的司機相比,出租車公司幾乎沒有任何市場風險,油費、維修、保養等負擔都扔給司機,“只管坐著收‘份子錢’就行”。“份子錢”奇高不降、“打車難”年年被提,多年頑疾卻始終鮮被“動刀”。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機關服務中心主任王國鎮指出,出租車整體行業結構不合理。當前出租車公司經營方式帶有半壟斷性質:出租車行業由政府特許經營,“份子錢”由出租車公司隨意定,司機完全沒有議價權。   越來越多的哥跳槽   出租車公司日子也不好過,因為越來越多的司機提出了辭職要求。與“開著豪車月薪過萬”的網絡約租車相比,在出租車公司開傳統出租車很難拿到相近的薪水。   沈陽旭龍出租車公司經理徐宏說:“公司已經有一些司機去開專車了。面對待遇上的差異,我們無能為力。”   一位北京的哥告訴中央台記者,最近一段時間,他們的活兒少了30%,以前一個月能掙6000,現在只有4000,他身邊有七八個的哥,和公司的合同一到時間就不幹了,“自己家裡有車,開專車去了”。所以,現在出租車公司招人也成了很頭疼的問題。   ■乘客   打車難司機隨意拼客   許多市民反映,沈陽的“兩站一場”打車最難、最亂。記者來到沈陽北站北廣場,告知出租車司機要按計價器收費時,司機紛紛表示不願意走。“我車沒氣了,要去加氣,你再找找吧!”“打表?這哪有打表的啊?”一些市民表示,在“兩站一場”如果能找到按   計價器收費的出租車就好像中了彩票。   市民胡女士說,出租車司機起早貪黑確實不容易,但是“拼客”現象在沈陽也太多了。“沈陽冬天本來就冷,很多時候司機看到路邊有人打車,問都不問乘客一句,直接搖下窗戶就拼客,一路能拼兩三個。”   ■影響   多地對份子錢“動刀”   玩命幹活兒的“駱駝祥子”頻頻撂挑子,使社會再一次聚焦為“的哥”減負鬆綁的問題。去年以來“滴滴”“快的”的誕生,折射出租車市場嚴重供不應求的現狀,“專車”服務給不少終端用戶帶來了嶄新體驗,而試水不久卻陷入“黑車”風波。如何將“專車”管理納入專業範疇已成為當務之急。上海、南京、沈陽等多地交通部門聲明,只要提供服務的車輛和駕駛員沒有客運經營資質,都屬非法營運行為,一旦查獲將按“黑車”查處,更多地方則對其持模糊態度。   專家指出,“專車”或可成為撬動傳統出租車管理體制改革的杠桿,倒逼傳統出租車行業改革,激活行業正向有序競爭發展,但同時應規範準入門檻,謹慎把握尺度和平衡。針對呼聲極高的“份子錢”頑疾,全國多地紛紛試水動刀。武漢擬實行出租車經營權無償使用,1.5萬台出租車每年“份子錢”有望減負1億元;廣州試點推行“的哥聘任制”,讓“的哥”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、拿穩定工資,每月實際上交費用可比承包制少300元到400元。   >>鏈接   2014年5月內蒙古包頭固陽縣近百輛出租車停運,希望降低承包費用;   11月廣東清遠近百輛出租車呼籲重視月租過高和黑車現象;   11月陝西寶雞市近百輛出租車希望降低燃氣費用;   12月安徽黃山市4家出租車公司的400餘輛出租車希望調高起步價;   2015年1月4日9時許沈陽數十臺出租車在渾南新區奧體中心附近停靠聚集;   浙江東陽市上百輛出租車聚集在市政府廣場門口,整齊停放“休眠”。   據新華社電  (原標題:多起出租車停運部分的哥“跳槽”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